中华钱氏全息灸
点燃生命火种,擎起生命火炬

全息灸病案分享(九):肝癌病人自述

  时光飞快流淌,转眼间,我这趟出门已经好几天,今晚就要坐上返程的车了。几天里,我在唐山全息灸总部切身感受到了全息灸大家庭亲如一家人的温暖团结,亲身体会到总部几位灸师炉火纯青的精湛灸技,尤其是陪同钱老师的首都行,更是有幸拜会、请教并结识了群里神交已久的几位良师益友。

 这段时间虽然短暂,但我感觉每一天每一刻都过得很充实很有意义,和我一样身患绝症依旧笑对人生的知名作家丑牛老师;以及丑牛老师的挚友冰蕊大姐和金石篆刻家屈小龙老师;还有在北京开店蕙质佛心的心灯师妹夫妻,都让我永生难忘。

      我想几天里我肯定也会给大家留下很深的印象,最起码见到我的老师们朋友们都对我每天都有的充足精力、每顿饭都有的好胃口全都表现出了足够多的惊讶。朋友们这样形容我:真是走路带风,讲话如钟!看我现在的身体状态如此良好,谁会想到半年前我曾经濒临死亡?

      是什么改变了我的命运?是怎样的经历拦住了走在生命尽头道路上的我?是幸运眷顾了我!是奇遇!更是奇迹!让我在最虚弱的时候见到了钱老师,是神奇的全息灸疗法改变了我的命运救了我!

      我是2013年11月5日在单位组织的体检中发现右肝部影像反常,次日经确诊为肝癌。11月13日在中国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肝移植科、由科主任中国肝移植手术权威专家傅志仁教授亲自主刀做的“肝占位”切除手术。手术很成功,术后我一度各项指标都正常。但好景不长,术后三个月,我甲胎蛋白指标(肿瘤标志物)开始异常并且攀升的速度极快,每个月以几何基数上涨,在几个医院不同的权威医生(专家)的建议下,我开始在上海、苏州二地两个医院分别进行每月各一次的生物免疫治疗(DC-CIK)和动脉介入化疗,这两种治疗方式是当时国内最先进的肝癌治疗手段,当然,治疗费用也很可观,我记得生物免疫做一次仅血液培养的费用固定就是三万五,住院、输液、耗材等费用另算。介入手术我一直在长征医院介入科做,做一次根据术后用药多少每次都不同,每次大概二万八至三万三不等。

      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本人的治疗体会,生物免疫疗法就是每月一次抽出一部分血液经培养后分7天,每天一瓶再回输到体内。介入治疗就是每次把大腿根内侧动脉血管开口,然后插入一根极细的管子一直插到肝脏长肿瘤的病灶处,在仪器下通过这根管子把化疗药物和封堵肝内血管的药物直接注射至病灶。

      在做生物免疫治疗时我基本感觉不到太大的痛苦,因为就是抽血再回输,但做的次数多了就导致我血管壁失去弹性,每次扎输液针头对我和护士都是一种折磨,好几针都扎不进即便不是很痛我总归是不爽,护士也挺可怜往往急的都快哭了。

  做介入治疗时我的反应很大,医生说平时越是身体反应敏锐的人做这个反应越大,对我来说做介入很痛苦,极其痛苦!每次做介入手术对我来说就就如同又在生死边缘徘徊一趟。

病前

      手术时为了保证病人不乱动,都是用床单把病人双臂绑在窄窄的手术台上,我每次都有近乎窒息濒临死亡的感觉,我对“垂死挣扎”这成语深有感悟,因为我每次做介入手术时难受时,都能在差不多失去意识的情况下不由自主的拼命挣扎,每次都会把我被捆住的手臂挣开,最初几次是护士当场给我打一针吗啡让我止痛安静,后来吗啡不顶用了,每次给我打杜冷丁,次数多了,手术室护士们都认识我记得我了,一见我躺在车上被推进手术室,立马就准备好杜冷丁。

  这样治疗了半年,我的甲胎蛋白指标没有下降反而一直在增高,对此我很焦急,家人也很担心,医生又建议我口服进口靶向抗癌药物“索拉菲尼”,二万五千块一盒,每个月吃二盒,每天仅吃这个药的费用就高达一千六百多元。就这样,生物免疫、介入治疗、靶向抗癌药物三种治疗方式同时进行,才勉强制止住我肿瘤标志物指标的不断升高。

      但问题又来了,随着治疗时间的延长,经历各项治疗的我,身体再也没有开始时那样抗造,人逐渐开始消瘦,体力下降,睡眠不好,胃口没有,人开始虚弱。记得第一次做介入手术时,我头天手术第二天就可以自己去饭店吃东西;一年多时间后,我再做了介入手术后连续好几天都没力气下床,好几次痛的人蜷缩成一团,全靠杜冷丁止痛,术后在病床上自主呼吸困难要带好几天氧气面罩。

 鉴于身体情况,我停止了生物免疫治疗和介入化疗,为了防止体内癌细胞肆孽,只能再多吃一种叫做“阿帕替尼”药物,同时吃二种靶向药抗癌效果还可以,我的肿瘤标志物指标从50000多下降到10000左右,我付出的代价是必须承受药物副作用,主要是持续腹泻,每天大概腹泻十七八次,几乎服用了国内能买到的所有与止泻药都不好使,期间也吃了一段时间调节脾胃的中药汤剂,也没起什么作用。

      那段时间我痛苦不堪,因为频繁腹泻哪里都不敢去,家门都不敢出,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奔厕所去。正常的裤子都没法穿,因为怕腹泻时没有解开腰带的时间。搞得我恨不得把床搬到洗手间直接住里得了,省的每天不知跑进洗手间多少次的麻烦!最严重时不管我每天喝多少水都不小便,当时我还以为我肾脏或膀胱坏死了,去医院检查后才知道肾脏膀胱都没毛病,就是腹泻太多太频繁喝到体内的水都通过肠道泻出去了。

病中

  还有就是长期无法遏制的剧烈疼痛!肝癌是最痛的癌症!疼死都有可能!疼起来睡觉都能痛醒,无法坐直,只能一直往肝脏那侧歪着身子,同时用手按着痛的部位压迫止痛;躺到床上无法躺平伸直了休息,只能蜷缩着或上身靠着床头坐着睡觉。口服止痛药基本没用,朋友千方百计收集民间偏方,给我买了好多盆叫做“水葱”的植物,它的径晒干后煮水喝有一定的止痛作用。

 再有就是长期睡眠不好,几乎每天凌晨一点多就会醒来再也无法入睡,吃中药吃各类安眠药都作用不大,搞得人每天昏昏沉沉大脑迟钝。

  差点忘了,我还做过一次肝部肿瘤消融治疗,就是你眼睁睁的看着医护人员对你的肝部直接局部麻醉,然后把连接在仪器上一根针一样的东西从体表插到你肝上,你会感觉到一根针在你肝内搅鸡蛋的感觉,十分吓人,我做这个是血压直接从110狂升到180.......。

  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我死的心都有,一点没有夸张,我一个半生要强的男子汉,被抗癌化疗药物折磨腹泻不止痛不欲生!挺大个男人每天必须内裤里要垫女用夜间加长加厚防泄漏卫生巾来防止腹泻止不住弄脏衣物;双手双脚药物副作用反应一直溃烂,痛的吃饭无法使筷子,走路无人搀扶无法行走,每走一步路都是脚被扎穿那样的痛苦!甚至脚底痛的站都站不直!大家想一想我那时每天要憋屈到何种程度?每天是什么心情?当然我受的苦远不止列举的这些,至于什么化疗药导致骨质疏松每月必须挂一瓶会导致几天不想吃饭的保骨药水啦,吃靶向药导致缺钙啦这些小痛小苦没必要在浪费篇幅了。现在想想那时的受的苦,我都是欲哭无泪。

  即便咬着牙承受了这么多苦难,也没什么卵用,没有给我的治疗带来更多光明。2016年夏天,我体内的癌细胞又开始活跃,因为我的身体情况已经不允许在进行介入化疗了,在医生的建议下又开始注射化疗,因为化疗药物具有腐蚀性毒性较大,我只能右手臂静脉穿刺植入输液管到胸腔大静脉内,进行静脉注射化疗,一共只做了二次我就实在承受不了了。大家想,我一个极度虚弱的人怎能再承受住化疗的痛苦和副作用?

  结合我自身的实际经历,证明了在事实上,在癌症治疗过程中,不管你内心有多么坚强,除了极少数幸运儿之外,绝大多数患者的身体早晚都无法承受治疗过程中放化疗带来的痛苦!和我病情类似、我们曾经住在同一个医院同一个病房,曾经互相打气鼓励对方与病魔抗争的病友们,好多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人世。他们中有的是治疗无效,有的是因为经济原因自己终止治疗,还有不想在承受痛苦自己结束自己生命的......。

  说实话我最痛苦的时候也想到过轻生,一是自己实在太痛苦!二是不想再拖累家人!一死百了!从个人角度来讲我并不怕死,我的职业我的人生经历早就见惯了生死。但我不能死啊,因为我年迈的父母还在,二老一辈子为我操劳,我还没给他们养老送终;我活泼可爱的女儿还没有完成学业,还没有成家立业!我还没有尽到做儿子、做父亲的责任!我还有太多的心愿没有完成!还有太多的事没来得及做!想想白发苍苍的父母、正在读高三的女儿以及几年来不怕苦累无微不至陪伴我照顾我的妻子,我多次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你不能死!你死不起!你给我挺住!为了爱你的家人,再多的苦痛也要咬牙承受!”但我精神却日益恍惚,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心里再舍不得、再流泪滴血也得继续笑对亲人!骗他们说我挺好我没事!我是家里的顶梁柱,我必须利用这仅有的时间安排好后事。

  就在我准备写遗嘱的那天,2016年9月11日,幸运之神再次眷顾了我,我见到了钱秋来老师!其实在见钱老师那天的前一天,我就昏昏沉沉,一会清醒、一会迷糊,一天没起床也吃不下饭,在那之前的几天我已经感觉到我状态极度不好了,我估计正常的话我的生命大概就是那几天结束。

 但是我见到了钱老师!接触了全息灸!一切就开始改变!在钱老师的教诲下,我放下所有的事情当天就开始接受全息灸调理,因为太虚弱每天只能承受两把药的灸量,调理第一天晚上,我就有了些胃口,吃了一碗小米粥,对了,当时钱老师除了让我灸疗外,还给我制定了食谱,就是必须吃小米粥和白菜萝卜。之后连续每天接受全息灸疗,我的状况开始好转,首先胃口开始好起来饭量增加,其次逐渐感觉有了一些体力,在灸疗的第六天晚上,我突然腹痛如同刀绞,便出很多大便,颜色是紫黑色,恶臭,之后折磨我好久的腹泻竟然奇迹般的慢慢好了!我的体重也从艾灸前的115斤增长到130斤(我身高180,患病前体重180斤)!这些都坚定了我对全息灸的信心,从那时起,我一天不停,每天最少两把的灸量,大多时候是我爱人给我施灸,偶尔也自灸。

  接受全息灸前,我的甲胎蛋白指标是:8935.23;调理一个多月后甲胎蛋白指标下降到:4216.29;调理二个多月该指标又降为:3612.81;2017年一月底的结果是2902.47,持续的指标下降,证明了我自从做了全息灸后,体内的癌细胞得到有效控制,不再疯狂肆孽,逐月减少!这是之前我差不多付出以生命为代价也没能做到的!最关键的是,在全息灸治疗过程中,我只有舒服没有感到任何不适!这是之前我经历那么多西医疗法都不曾有过的美妙感觉!最重要的是,通过做全息灸的治疗,我的身体恢复了!虽然目前还没有完全恢复到我得绝症前的巅峰状态,但我坚信只要我坚持做下去一定会为期不远!神奇的全息灸!

  感谢钱秋来老师!感谢全息灸疗群里所有的群友们!今天就写到这里,改日我再把我对全息灸的认识、对全息灸疗的理解剖析,结合我的治疗经过再详细的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